钻石娱乐盈利多多,马尼拉最大赌场,爱博线上娱乐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989sj.com XSB3333.COM 316sun.com 658XTD.COM 115sunbet.com
987sj.com 8JAS.COM 977XTD.COM XSB889.COM 304sun.com
99sbib.com XSB897.COM 3445111.COM rq138.com 956SUN.COM
833TGP.COM XSB658.COM 985XTD.COM 288BBIN.COM 188BBIN.COM
 
作者:邹元辉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01        发布时间:[2021-04-26]

  1619335241251822.jpg

  图书简介

  2008年,改制的钟声在长海机械厂敲响。厂长李默海因误判发展形势,不但带头抵制企业改制,还打压支持改制的党委书记郝兴江。就在郝兴江以为改制难以推行准备随波逐流时,李默海被查出受贿成为阶下囚。不知内幕的郝兴江临危受命,带领职工艰难改制、投入市场浪潮。随后几年,公司不断改革创新,揽人才、钻技术、拓市场,走向国际,成为业内龙头。一天,郝兴江无意获得一笔汇款线索,才明白当初副市长梁钰、副厂长乔康等人推进企业改制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为了营救蒙冤入狱李默海,更为了洗清他人对自己的无端猜测,郝兴江与李默海女婿联手,与掌握权力的犯罪分子开展斗争,终于在孤注一掷中挽回了败局……

  作者简介

  邹元辉

  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五届高研班学员。著有长篇历史小说《雄镇海战》《水师管带》《历程》和中篇小说集《回眸》。

  内容试读

  长海机械厂党委书记郝兴江特别喜欢初夏,觉得这个季节有城市一年最美的风景,不光肥大厚实的绿叶填满了树枝空隙,连道路两侧各种颜色的花朵也争相盛开。他曾把初夏比喻成风情万种的少妇,既褪去了春天的怯生稚嫩,又没有秋天的老气横秋,更没有冬天的老态龙钟。可此时的他顾不得欣赏周边的美景,一边习惯性地蹬车,一边想着心事。突然,裤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掏出一看,是厂长李默海的来电,他就靠边停好车接通了电话。

  “李厂长。”

  “小郝,你在哪?”

  “我刚从方长生家回来。”

  “你马上回厂。”

  不等郝兴江回复,李默海已挂断了电话。郝兴江习惯了李默海的作风,也默认了他对自己的称呼。郝兴江有时想想就觉得好笑,不知自己是长得老相还是作风老成,大学时同学们习惯称他为“老郝”,后来连老师也不叫他名字,跟着直呼“老郝”。刚被分配进电厂的时候,班里的师傅们还叫他几声小郝,可没过多久,大学的一个教授来电厂做试验,老远看到郝兴江就叫“老郝”。从此,所有认识郝兴江的同事都改口叫他“老郝”。又过了两个月,也许是有人想夸郝兴江性格好,也许是有人为了叫得顺口,又在“老郝”后加了一字。于是“老好人”一直叫到他当上车间副主任。后来,职务变迁,他从郝主任到郝科长,再到郝厂长,从此没人叫他“老好人”,更没有人叫他“小郝”,即便是上级领导,一般也叫“兴江”以示亲密与信任。正因如此,当一年前从电厂调任机械厂时,郝兴江一时难以适应。这倒不是岗位转变的不适应,因为在电厂生产技术科当科长时,他就兼任机关党支部书记,还一度觉得党务工作挺有意义。难适应的是李默海对他的称呼,已过不惑之年,居然莫名被人叫“小郝”,真有点怪诞的味道。

  长海机械厂坐落于柳江县,顾名思义,县里有条大江叫柳江,系长海市上游两条江水在市内汇聚而成。浩荡江水奔向大海,流经的大地被分割成两块,江之南为柳江县,江之北为望仓县。改革开放前,江南省制定了六大工程计划,柳江县由于拥有独特的地理优势,成功让机械厂和发电厂两大工程落户其中,这使当时市里的其他县羡慕不已。

  郝兴江还没来得及把手机塞进裤兜,妻子史芳打来电话,说史小力明天带儿子去三亚看北京奥运会圣火接力,让他晚上早点回家。郝兴江急着追问:“奥运圣火长海也会传递,干吗跑这么远去看?”

  “小力说了,这是习文第一次过‘青年节’,要让他终生难忘。”

  “这圣火传递怎么扯上‘青年节’了?”对小舅子的提法,郝兴江一头雾水。

  “奥运圣火定于5月4日从三亚启程,等传递到长海估计快过‘儿童节’了。”不等郝兴江接话,史芳又像往常一样埋怨,“你也就知道吊机、车床,太没情趣。”

  郝兴江并不在意妻子的埋怨,只是不放心地提醒:“可习文要上学呀。”

  “我已代习文在学校请了两天假,小力买好了来回机票。”

  郝兴江担心的不是儿子能不能在学校请出假,毕竟长海机械厂经营副厂长乔康的老婆就是儿子学校的副校长,这点小事只要开口,她肯定批准。看事已至此,郝兴江只好无奈地告知妻子:“李厂长刚找我,说有事商量,我可能要晚点回家。”

  “真是拎不清,上面让你去机械厂是当书记,你不乐得享清福,倒天天搞得厂里少不了你似的。实话告诉你,家里没你不行,单位少你一样转。”

  郝兴江赔笑解释:“现在单位不是要改制吗,我总不能甩手都扔给李厂长吧?”

  “改不改制又不是你说了算,都闹腾两个多月了,你操什么心?再怎么样也不会让领导吃亏的。”

  虽然妻子说得有几分道理,但郝兴江可不这么想,决定企业改不改制很容易,但怎么让上千名职工今后有活干、有钱领,这才是关键。为了不让李默海等着急,郝兴江敷衍着应道:“好,我尽可能早点回家。”

  郝兴江刚走进厂部大楼,党办主任汪启仁就迎了上来:“郝书记,李厂长在等您一起开‘三重一大’会,说周末一定要上报。”

  看来今天的事还真有点急,郝兴江点头后加快了脚步。

  “郝书记,走访这种小事以后就交给我或车间去办好了。”

  “嗯。”郝兴江含糊地应了一声,但心里打定了主意,继续用这个方式听听职工的心里话。

  汪启仁抢前一步推开了会议室的门,一股浓烈的烟味迎面扑来。郝兴江不抽烟,因为以前发电厂全厂都是禁烟区,所以没有什么感觉。调到机械厂后,他才觉得禁烟是多么好,至少不会让不抽烟的人感觉难受。去年看到有女同志参加会议时,频繁用手扇动鼻前的空气,他就想以党委的名义提倡会议室禁烟。可刚跟李默海提了个头,就被对方生硬地抢白道:“我们这里的职工可是扛榔头、拧铁栓出身,没那么多讲究,如果有人觉得不舒服,那就让他腾换个地方。”郝兴江没料到李默海说话这么冲,并明显有针对自己的迹象。看对方满口黑牙,一脸不屑地叼上烟,搞技术出身的郝兴江第一次感到与其搭档是一件多么难的事。虽心里有点疙瘩,但郝兴江提醒自己,外来和尚难念经,想要得到主持“寺庙”十多年的强势“老方丈”的认可,只能多揣摩对方的意图,一旦念歪了经,只会给自己添麻烦。也因为有了上次隐隐的冲突,一年多来,郝兴江基本上只是按部就班地工作。

  “人齐了,开始吧。”

  郝兴江刚在李默海边上的空位坐下,对方边简单地宣布会议开始,边甩来一支烟。郝兴江像以往一样,点头示谢后,把烟捏在手上,埋头看起了摆在桌面的《关于长海市国有企业改制分流的实施意见》复印件。自去年倡导禁烟失败后,李默海坚持在会上给郝兴江甩支香烟。郝兴江知道自己接下这支小小的香烟,不仅表达友好合作的态度,更传达了对李默海权威的认可。所以当郝兴江本能地想同以往一样谢绝时,马上自我否定了。因为这不但会让李默海不舒服,更可能激化两人的矛盾。但有原则的郝兴江又觉得不能过度服软,必须从这件小事上表现出一定的立场——即便我不能改变现实,那也不会认同现实合理或正确。所以权衡一番后,郝兴江不谢绝,只是示谢后把烟夹在手上。李默海并不在乎郝兴江有没有把烟点上,他把烟当作一面白旗,只要对方拿起,就是向自己示意投降。

  “既然上面是征求我们的意见,我觉得我们厂条件不成熟,还是选不改制。”

  从设备副厂长徐达阳直截了当的意见中,郝兴江觉得路上做的判断是正确的,上面刚过完“五一”长假就催机械厂的答复,估计此事再也拖延不得。徐达阳的声音刚落,另一边又传来生产副厂长兼总工程师蔡永伟的表态:“李厂长,改制就是要创办面向市场、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法人经济实体,而按我们历年的业务量,创造的利润连一半职工都不能养活,更别说与同行竞争。”

  从两位副厂长的发言推断,郝兴江估计前面的“小会”已统一了思想。果然,工会主席周杰也紧跟着婉转地表达了意见:“李厂长,我也觉得不改制更利于队伍的稳定。”

  “嗯。”李默海应声吐了一口烟,旋即扭过头问郝兴江,“小郝,你有什么意见?”

  郝兴江坦率地说道:“李厂长,从目前我厂的生产情况来看,改制的确会有许多的困难,不但人心难稳,今后业务更是让人忧心,大家知道,前期相关部门测算出来的业务额仅为2700万元……”

  李默海打断郝兴江的话,追问:“那你的意见也是不改制?”

  “不是。”郝兴江摇头,迎着对方的目光回道,“李厂长,我虽担心改制面临的诸多困难,但与其半死不活、寄人篱下地生存,不如借此机会带领广大职工杀入市场,背水一战。”

  不等李默海接话,瞪大水泡眼的蔡永伟一脸意外地抢问郝兴江:“郝书记,你就任机械厂党委书记也有一年了,应该清楚我们目前的情况,我们有与人家争市场的能力吗?”

  周杰也跟着吐槽:“凭什么去战?商场如战场,我们机械厂看似有上千人,可有真正能上战场的人吗?而且不光没人,手中也无利器。”

  郝兴江没想到自己的想法会引来这么大的意见,从蔡永伟和周杰的反应来看,估计开会的目的就是等自己前来“合拍”。想要“合拍”其实很容易,只要不吭声,等一下举手同意就行。可郝兴江内心有点不甘,上周国资委主任许泽斌来厂调研时就明确告知,按上级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长海机械厂已明确被列为改制对象。针对参与改制的全市大型国有企业,许主任说市领导意见高度一致,任何需改制却不参加改制的企业,今后一律不能享受出台的优惠政策。这等于是在警告:如果不改制,日后只能在更为艰难的环境下被并购或破产倒闭。郝兴江真不敢想后果,把头扭向周杰:“谁说我们机械厂没人?光高级工程师和高级技师就有十多人。”看周杰表情很不自然地低下头佯装做笔记,郝兴江又把目光转向蔡永伟,继续争辩:“虽然我们还没有新订单,但目前我厂市场声誉较好,在全省具有一定的知名度,提升空间非常大。更何况我们不但拥有AR1级压力容器制造许可证和A1、A2压力容器设计资格许可证,还有省二级锅炉制造和维修许可证,并已通过了上海质量审核中心的质量、职业健康安全与环境管理体系认证……”

  李默海极不耐烦地挥手打断郝兴江如数家珍般的阐述:“小郝,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你是真相信还是假相信?”

  两连问看似简单,却充满了浓浓的敌意,甚至嘲弄中带几分威胁的滋味。郝兴江愣了片刻后强调:“李厂长,我真是这么想的。”

  “小郝,看来你这一年还没真正了解机械厂,更不清楚全国的行业状况。”李默海说到这里,先不急不缓地喝了一口水,边合杯盖边说,“如今可不是十年前,你放眼看看,现在全国类似我们这样的企业起码有几百家,光是江南省就有12家,该占领的市场人家早就牢牢捏在手心,轮不到我们去分一杯羹!”

  郝兴江悄悄打量四周,发现周杰仍埋头在笔记本上比画着,估计又沉浸于钢笔画创作。经营副厂长乔康双手抱胸,盯着眼前的杯子若有所思,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人揣摩不出是支持还是反对。徐达阳和蔡永伟虽同样抬头在听李默海的分析,可细辨两人的肢体动作却有明显的差异,徐达阳不停点头迎合李默海的讲话,蔡永伟却如同一尊雕像,脸上毫无表情。为了测试各人的内心真实想法,郝兴江故意问道:“李厂长,如果不改制,日后业务越来越少怎么办?企业如果没有利润,那不光是对职工不负责,更是对社会不负责任。”

  李默海把刚点着的烟往烟缸狠狠一拧,皱起眉头说道:“我们不是政府,什么社会责任不责任。我的责任就是交好下一棒,不胡乱折腾!”

  郝兴江听明白了,李默海还有三年就可以退休,蔡永伟和乔康也是不到六年就到期。表面看是机械厂改制与不改制之争,实质则是企业若干年还是三年或六年的生存发展之争。果然,蔡永伟接过李默海的话头说道:“改制就是折腾,机械厂经不经得起市场的淘沙先不说,哪经得起内部的折腾。不折腾说不定还能生存,折腾肯定死得快。”

  不知徐达阳什么时候抬起了头,只见他把眼神从吊灯处移下,不咸不淡地说道:“没有赢利的国有企业又不只是我们一家,干吗别人还没咋地,自己猴急着要动刀。”

  见徐达阳的话明显是冲自己而来,郝兴江不得不正面招架:“如果等市场这把无形的刀落下,那我们可就来不及了,届时在座各位都……会被职工责怪。”

  郝兴江本想说都是历史的罪人,可话到嘴边,觉得过于刺耳,当即改了口。可即便这样,在李默海听来还是很不爽,只见他歪过头冲着郝兴江嗤笑:“我们共产党就是要带大家一起致富,改制只是某些人打着激发企业活力的旗号,看似破除利益格局,实际是让领导干部成了可耻的剥削者!”

  “人是社会性的有感情动物,因为有道德标准、情感因素、价值观念等因素的影响,不会像动物一样仅以生存为第一原则,所以我们只有因地制宜地探索企业生存之法,才能对得起职工。”乔康终于把眼神从眼前的杯中抽离,悠悠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郝兴江正咀嚼乔康这些话的含义,只见周杰也放下笔断论:“政府想‘一刀切’搞行政嫁接,但像我们厂不改制至少还能活五年,改制估计熬不过一冬。”

  “‘一刀切’肯定有问题。国有企业所具有的社会公益性质是不容更改的,公共交通公司会因为亏损,就允许他们改制进入市场去追求利润吗?我们厂的确没什么效益,但其他企业也不能提供我们厂制造的小锅炉产品,其实这也反映了我们机械厂在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蔡永伟跟着说道。

  郝兴江很想反驳蔡永伟的片面言论,机械厂怎么能同民生工程相提并论,更何况机械厂长年生产的小锅炉根本不是为了民生,只是某些机关与企业办澡堂所需的设备。

  也许是因为悲观而愤怒,紧拧眉头的徐达阳用食指狠戳桌面,说道:“体制内天天喊着‘国退民进’的人虽然不一定是坏人,但肯定是别有用心的人!我们可不能倒行逆施!”

  郝兴江觉得火药味越来越浓,若自己再坚持发表观点,容易造成更大的误会。既然局面像老婆刚才电话中说的一样,改不改制又不是自己说了算,不如干脆闭嘴。

  看众人不再说话,李默海又点燃了刚按灭的香烟,深吸一口后抿紧嘴,似乎在做拍板前最后的思考。厂办秘书朱小巧也停止了记录,六双眼睛一起盯着李默海。只见李默海不急不缓,长长吐出烟后,扫视了一圈:“我是豁出去了,在国资委那边也谈了。上策就是以不变应万变,中策是被并,下策才是改制。”

  看来船长彻底放弃掌握机械厂这艘航船的动力和航向,打定了随波逐流的主意。望着窗外,郝兴江第一次感觉初夏明亮的阳光有些别扭,他想起了之前的倒春寒,更联想到了即将面临的难挨酷暑。

  “小郝,你有什么意见?”

  “我服从大多数。”

  对于郝兴江不明确的表态,李默海似乎并不在意,弹弹烟灰说道:“现在举手表决,不同意改制的举手。”

  五只手举起后,郝兴江也跟着举起了手,只是这手不同往常,弯曲发软,像是没有骨头。

  会后,郝兴江没回办公室,和李默海打了个招呼,说家有点事先走一步。李默海也不多问,点了点头。

  快到家,远远看到楼下停了一辆出租车,郝兴江连蹬几脚,到出租车旁边才发现只有史小力坐在里面。史小力下车招呼:“姐夫,回来了?”

  “嗯。”郝兴江支上自行车撑脚,问道,“小力,叫芳芳了吗?”

  “叫了,他们马上下楼。”

  刚说完,楼道传来妻子的声音:“要不先给你爸打个电话吧?”

  “老爸肯定有事在忙,别打扰他,不行我到机场再打个电话回来。”

  听了儿子的答复,郝兴江感觉很贴心。才读初一的郝习文不但个子已超母亲,而且特别懂事,唯一让郝兴江遗憾的是儿子对学习兴趣不大,在体育方面却展现出非凡的天赋。无论是幼儿园还是小学,儿子每年参加运动会都能拿回来好几张奖状,如果不是因为学校规定每名学生限报三项,郝兴江真怀疑儿子的书桌抽屉会塞不下奖状。当年父亲在“习文崇武”中择前两个字为孙子的名,大概就是种豆得瓜的歪解。

  “舅舅。呀——老爸。”

  四楼楼道窗台探出郝习文那张标准的国字脸,随后就传来急促的下楼声。郝兴江感觉最后一层的十二个台阶,背登山包的郝习文跨两次就跳到了自己跟前。他摸着儿子的头叮咛:“记住,出去一定要听舅舅的话。”

  “知道。”郝习文应声后效仿郝兴江,抬手摸父亲的头叮嘱,“记住,在家一定要听老婆的话,多陪陪老妈。”

  “臭小子!”郝兴江轻轻一拳打在儿子身上。

  郝习文回敬一拳:“臭老爸!”

  看史芳拎着行李箱出现在楼道口,郝兴江抢步接过行李箱,利索地塞进出租车后备厢。

  目送出租车驶离时,郝兴江蓦然感觉自己这个父亲当得真有点不称职。这些年不光送儿子上学的次数屈指可数,也从来没有陪他参加课外兴趣培训班,难道真如妻子所说,自己满脑只有吊机和车床,没什么生活情趣?可他马上又否定了这个想法,男人不同于女人,女人可以把家视作生命之重,男人理应把工作视作生命之重,若没能在事业上有所作为,这样的男人至少不能称为强者。联想起刚才的会议,郝兴江觉得脚上仿佛绑了铁块,脚步很沉。参加工作十九年来,自己的事业线始终处于上扬中,可如今机械厂党委书记一职似乎要成为事业的拐点,就好像命运之舟在拐弯处触礁,在猝不及防中渐渐下沉。他觉得已无法掌握自己的航向,更无法知晓机械厂上千名职工日后的命运。

  


 
庆祝建党100周年暨“映山红”杯征文
首届全国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第四届全国征文大奖赛启事
《中国校园文学》第二届全国教师文学笔会征文启事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乡村中国”主题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排行榜作品征集启事
关于“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信息平台”上线的通知
《包头晚报》征稿启事
金延安杯“百年辉煌·回望延安”征文
首届广元散文奖征文启事
“我心向党”主题征文大赛
《南方都市报》非虚构专栏征稿启事
打工文学征文大赛面向全国征稿 5月29日截稿,题材限于小说、诗歌、散文
《人民日报》紧急征稿启事一则
“中报杯”大中小学诗歌节征集活动
“今年花开逛咸阳”征文大赛
“中国·刘河湾牡丹诗歌奖”
第六届“中国(海宁)·徐志摩诗歌奖”征集启事
中国作协“我的著作权故事”征集活动通知
更多...

叶赛宁

海明威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盛松成:美联储政策目标重心已发生实质性变化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彩票55山东11选5)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suncity818登入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
网站地图 彩票55北京时时彩 彩票55北京快3 彩票55腾讯分分彩
申博官网登入不 申博亚洲67878 菲律宾申博怎么注册 菲律宾申博信誉最好
博金网娱乐登入 pt777娱乐 三星娱乐 99彩票台湾宾果
彩票55斯洛伐克5分彩 彩票55排列三 彩票55安徽快三 彩票55腾讯分分彩
彩22韩式1.5分彩 彩票55腾讯分分彩 彩22QQ分分彩 彩22新加坡2分彩
989sj.com XSB3333.COM 316sun.com 658XTD.COM 115sunbet.com
987sj.com 8JAS.COM 977XTD.COM XSB889.COM 304sun.com
99sbib.com XSB897.COM 3445111.COM rq138.com 956SUN.COM
833TGP.COM XSB658.COM 985XTD.COM 288BBIN.COM 188BBIN.COM